谁造就了印度9岁编码神童?编程教师月薪10万卢比,收入翻牙医10倍

  • A+
所属分类:体育论坛

在印度,一个9岁的孩子成了疫情期间的「小名人」。

他开发了一些应用软件,其中一个用于向街头儿童捐赠食物。他还正在构建一个帮助医生追踪早产儿情况的平台,这些都帮助印度更好地度过疫情。

他叫希万克·帕特尔,家住在新德里附近,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学习编写软件代码。

在印度,帕特尔不是个例,其实早在疫情加速让学习模式转向线上之前,面向小学生的在线编码课就已经开始了。

推动这股热潮的,是家长们的「野望」,他们认为危机期间,被困家中的孩子不能没有收获。

而另一边,美国也看到了巨大的商机,编码课程可能成为印度的下一种大规模出口产品。

印度是张温床,扎克伯格投资公司已成估值最高教育科创

对于美国人来说,印度永远是个金灿灿的好市场。

90年代,美国程序员们将工作低价外包给印度人,然后自己则在书房里喝咖啡度过一天。

印度是电子学习实验的温床,「外包热潮」很好的验证了这一点,而编程课程可能成为印度的下一种大规模出口产品。

为什么?

在美国投资者眼中,这里的编程教师「便宜又好用」,原因主要有两点:

首先,印度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计算机科学毕业生群体,他们可以教授编程知识;

其次,这里还有庞大、成本低廉、会说英语的劳动力队伍,所以,在建立一个一对一编程课程的行业方面,印度处于独特地位。

在众多编程在线教育公司中,脸书网站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及其妻子普丽西拉·陈出资创办的比朱斯公司居于前列。

比朱斯公司请来印度最著名的影星沙·鲁克·罕作代言

这家公司总部设在班加罗尔的,提供数学、科学、人文和语言等在线辅导课程。CB风险投资公司编制的顶尖「独角兽」公司榜单显示,比朱斯公司价值110亿美元,是世界上估值最高的教育科技初创公司之一。

印度编程教授薪资翻牙医十倍,岗位仍供不应求

在过去的12个月里,你看到了一大批新的印度初创企业。WhiteHat Jr.是其中一个。

WhiteHat Jr.于8月被Byju's以3亿美元收购。这家总部位于孟买的公司拥有12万付费用户,其中一半在印度境外,主要在美国。据其首席执行官Karan Bajaj称,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兴趣也在激增,他说:「整个世界都是实时编码课程的市场。」

WhiteHatJr.首席执行官Karan Bajaj

值得一提的是,WhiteHat Jr.该公司只聘用女性,目前,公司拥有一支1.2万名女性教师队伍,主要来自印度,也有一些来自菲律宾。

27岁的Ayesha Siddiqua是一位位于南部城市海得拉巴的WhiteHat Jr.老师,她是一位单身母亲。在看到WhiteHat Jr在Instagram上针对教师的招聘广告后,她放弃了月薪约1.5万卢比(合204美元)的低薪牙医工作。

从此,下午2点开始,Siddiqua教授澳大利亚和印度的孩子;休息一段时间后,她会在半夜上线,为美国和加拿大的孩子授课。现在,她的月收入已经达到10万卢比,她说,她永远不会再做牙医了。「几年后,如果你不会编程,人们会认为你很落后。」她说。

市场需求巨大,教师需求也巨大。公司每天都要增加多达250名教师。

课程收费也分各等级:8小时初学者编程基础;48小时帮助孩子们创建可工作的应用程序;144小时的程序包延伸到可进行太空模拟程序,比如绘制宇航员前往火星的轨迹,或者创建黑洞的虚拟模型。

这些等级的课程收费从每小时25美元到35美元不等。

「比尔·盖茨7岁时当过编码员、21岁时担任微软首席执行官」该公司最近的一则在线广告上这样写道。

另一则广告上是扎克伯格现在的照片,旁边是他小时候的照片。「代码困难。创造历史。」

中国编程现状,热潮不减

学编程从娃娃抓起!全球有将近6000万儿童使用Scratch的视觉编程语言制作游戏,动画,故事等,其中也包括中国的学生。

我们不难发现,我国近些年儿童编程课程也在兴起,中国的家长们都希望将其2亿儿童转变为世界一流的技术人才,学习编程语言,已从「可选项」变为了「必选项」。

但事出反常必有妖。

比如近日,监视互联网审查的组织网站Greatfire.org显示,麻省理工学院的编程Scratch工具在中国已经无法使用。

提起Scratch,估计中国城市里的家长都不会陌生,Scratch是麻省理工学院开发的一款简易图形化编程工具。

几乎所有的孩子都会一眼喜欢上这个工具,能够激发他们学习编程的兴趣,开发这个软件的开发团队称为「终身幼儿园团队」。而且,Scratch 采用可视化,堆积木式编程方式,使用者只需要把各种指令积木堆积在一起,就可以构成代码,完成程序开发。

监视互联网审查的组织网站Greatfire.org显示,早在8月20日该网站已被100%屏蔽,而Scratch用户则在8月14日标记了该禁令。

一家官方新闻媒体在8月21日报道,Scratch上的项目存在大量辱华、造谣和抹黑中国的内容。

根据最新统计,Scratch的注册用户中有5.65%,即300万左右用户来自中国,但是实际上覆盖范围大于该数字,因为许多中国开发人员已经基于开源软件Scratch构建了衍生产品。

文章补充说,在中国分发任何服务的信息必须符合当地法规。Scratch的网站和用户论坛已在中国关闭。

儿童编程热潮,大家都想分一杯羹

尽管Scratch在中国很受欢迎,但各种规模的竞争对手都在涌现。

其中就包括已有5年历史的深圳创业公司CodeMao(编程猫),该公司是该领域的早期和主要参与者,并且由风险投资公司提供了充足的资金。

不止如此,中国领先的互联网公司网易和腾讯也为年轻的编码者提出了他们自己的产品。

网易卡搭编程APP

除课本之外,Scratch已进入中国各地的课余中心。该行业的几位中国创始人告诉TechCrunch,有些公司公开地将Scratch的开源代码作为其基础。

Zhou表示,「如果这是永久性的,如果主流比赛和学校停止使用它,我们也将考虑停止使用它」。

编程,真的要从娃娃抓起吗?编码神童究竟是生而为神,还是启蒙过早呢?

参考链接: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10-26/covid-pandemic-india-could-lead-the-market-for-remote-coding-lessons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