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Twitter“玩”数据科学是怎样一种体验

  • 时间:
  • 浏览:3

组织形态学 上,数据科学家和产品经理、工程师的工作环环相嵌,媒体媒体合作之密切史无前例。

以上本来 众多改变中的一小偏离 。拿我来说,我的研究领域最近从Growth延伸到PIE (Product产品, Instrumentatio

许多Twitter的非机器学习主导的核心产品中,机器学习的比重正在不断增加(类似“While you were away” 功能——Twitter把你下线时可能错过的头条推文推送到你的各自 首页)。

引子 

工具的智能化上,Pig可能过时了,现在的数据流水线都是用Scalding(建立在串联之上的Scala领域特定语言,便于删改描述Hadoop MapReduce任务——译者注)编译的。

2015年6月17日是我在Twitter工作两周年的纪念日。回想起来,两年间,数据科学在Twitter的应用方法和范围占据 了很大变化: